女性创业到底有多难?

2017-05-08阅读

人到中年,谁会轻易放下亲朋眼中的“金饭碗”,投身无比艰难的创业之路?何况身为女高管?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也不会做了,比如去太空,比如去创业。”这是佟京京在决定离开工作了20年的金融圈,放下亲朋眼中的“金饭碗”,决定放手一搏转身创业时,对自己说的一句话。

2017年1月的一天,下午和晚上连着两场宣讲过后,晚上10点钟佟京京拨通《中外管理》记者的电话:“真抱歉,工作刚结束,采访可以开始吗?”

记者劝她先吃些东西的时候,她却说:“没关系,先回答你的采访问题,创业的节奏我都习惯了。”

这种情景,虽说是创业者的常态,但记者还是深表钦佩。

20年的国有股份制银行私人银行从业经验,曾为资产10亿元以上的客户提供理财、私人旅游定制等服务,都不足以让佟京京留恋,因为她嗅到了“互联网+”在私银的未来大趋势。从2015年开始筹备,到2016年正式创立“私银贵族”——这是一家以“互联网+”的模式提供私人银行服务,致力于链接高净值投资顾问、高净值客户的互联网一站式私人银行移动平台,佟京京投身创业,一点都不含糊。

创投圈有一个不成文的“十大不投”潜规则,其中一条就是,不投女性CEO。而43岁至今依然单身的佟京京,她的私银贵族于2016年底却能获得天使轮投资700万元(由梅花天使创投领投,创新谷暨追梦者基金、英诺天使跟投),现在公司估值过亿。看起来,她至少初战告捷,不过她也坦言:创业难,女性创业更难!单身大龄女性创业则难上加难!

创业初始,她曾遭遇骗局,一度精神抑郁。她说,“想创业的朋友,要想清楚了,你究竟要不要创业?这是一条无比艰难的路。”

“不结婚!不生娃!去创业!是不是疯了?”

佟京京创业起始,已经年过40,卸去令外人艳羡的银行高管职位,变成了经常挤地铁、坐公交的“创业狗”,亲朋好友最大的质疑就是“女人在这个年纪,不结婚!不生娃!反而去创业,是不是疯了?”佟京京很淡定:“生死面前,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半生要为自己梦想而活,要经营一份自己的事业!

这要从她的职业背景以及报名参加太空旅行计划说起。

1997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佟京京进入北京银行工作,从柜员到清算岗再到客户经理负责按揭贷款清收。在此过程中,她有过一段每天一张张点数大钟寺农贸市场的毛票的日子,也因为拜访客户和同事一起走遍北京大街小巷,再到后来的2002年开始进入民生银行,一步步从支行、分行再到总行的升迁,总行私人银行部为资产10亿元以上的客户提供理财、私人旅游定制等服务,不知不觉中让她在金融圈积累了近20年企业融资领域深厚的资源和人脉。佟京京回忆说,现在看来,创业无非也是事无巨细的从零开始,那时候的磨炼反而让自己为今天的转型积累了宝贵的资本。

201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佟京京有幸成为中国大陆第一个报名太空游的女性。紧接着她进入了严格的项目训练和考试程序,2016年在美国进行太空训练的弹射训练时,在第四次空中翻滚动作中,在6000英尺高空的佟京京遇上了伞包打不开这种通常情况下的小概率事件而险些丧命,面临生死考验获救后的佟京京忽然沉默了,她萌生了一个念头:生命只有一次,下半生要为自己的梦想而活,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回国后,她辞掉私人银行的工作,决定自己创业。青葱岁月到不惑之年,连她自己也说,感觉一辈子只干了这一个行业。但恰恰也是基于对金融行业的熟知,佟京京判断,“互联网+”进入私人银行服务是必然趋势,尤其未来的富二代,是有着互联网基因的一群人,他们就是未来的潜在客户。

佟京京的想法,得到了圈内一位曾经手230个家族信托业务的元老级前辈的支持,在他看来:“互联网+”不久的未来肯定会规模化发展,而面对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和富人的家族资产的传承,“互联网+”的方式肯定会有序地融入传统的财富管理中。

2015年底,佟京京亲手打造的私银贵族作为中国第一家“互联网+私人银行”成立,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手段构建的一款连接高净值投资顾问、高净值客户的互联网一站式私人银行移动平台。2016年便获得中国十大知名天使投资人中的三位联合投资,2017年私银贵族将海外金融服务作为重点,还包括团队几个同期加入的金融高管的强项海外非金融服务。

曾经距折戟沉沙仅一步之遥


佟京京说,虽为大龄创业者,在行业判断、工作经历、知识和人脉积累,以及启动资金上和一穷二白的年轻创业人相比,“内部条件”稍成熟也有优势,但自己也有最大的“外部忧患”:那就是国内“互联网+私人银行”服务的环境并不成熟。自己会不会起步太早?可能不排除举步维艰,在摇篮被扼杀的命运……

要知道,私人银行服务在国外尤其欧洲已有百年历史,但2007年私人银行才陆续进入中国大陆,2014年银行才开始有私人银行的金融产品,直到2014-2015年这一年间,整个中国金融业才开始做家族信托第一单,即用信托名义去持有家族资产配置。尚属稚嫩的私人银行再冠以“互联网+”的运营服务模式,前方探路肯定是如履薄冰。

但这种远虑还没有来临时,佟京京就始料不及地遭遇了一次差点让公司夭折的金融诈骗“乌龙”。

2016年上半年,厉兵秣马之后的第一场创业路演活动,佟京京不惜重金邀请了金融圈内的风云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位成员,这位叫做奥利弗·罗斯柴尔德(Oliver Rothschild)的英国商人,近两年在中国迅速成为了中国商界、政界、教育界、慈善界各种活动的“座上宾”,甚至笼罩在畅销书《货币战争》中所谓金融世家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光环之下,享受着“国际金融投资家”、“企业战略家”、“国际慈善家”的头衔。没想到路演不久,这位山寨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成员身份很快被揭穿,连曾经邀请他讲座的知名高校校长都十分尴尬,佟京京和团队遭遇了创业以来从未有过的重创。要知道在私人银行服务里,管理着上亿资产的投资顾问,“信誉”和“可信度”至关重要。

创业初期每一笔开支都是精打细算的,金钱的损失有时还不是最惨重的,可是公司信誉如果一下子坍塌了,无异于这个团队折戟沉沙。”佟京京深知这个行业的规则,也陷入了深深地自责。

向《中外管理》描述那段“不幸”经历时,佟京京曾一度哽咽,那时也是她人生最无助的时刻,整夜失眠,脱发,焦虑,但这期间整个团队依然在正常推进工作,她更不能停止奔走相告求证的步伐,多方做尽职调查,甚至与英国使馆、议员联系取证、弥补损失,带团队一起与客户一一做最大诚意的致歉。

好在,佟京京和团队后来挺过来了,也慢慢赢回客户的信赖。在她的20人团队中一起并肩作战的,从独立董事到联合创始人、技术创始人,无一不是在外资银行私人银行部以及智能资产配置方面拥有10多年资深经验的专家。

去年9月,私银贵族参加了北京市政府举办的2016年北京市创新创业大赛,在上千个参赛项目中脱颖而出,成功斩获互联网金融类别团队组决赛第二名,同时入围全国决赛的北京地区团队组代表队、中国国家科技部主办的全国创新创业大赛的总决赛优秀奖,还摘得了2017年中国金融创新模式人物和企业两项大奖。

如今,佟京京很有感触,“决定创业时,就有啃硬骨头、打一场攻坚战的准备,只是有些困难预想到了,有些困难甚至是致命打击并未预料到,但团队是一个集体,自己是创始人,就坚决不能放弃。

接纳一切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跳伞、搏击、肚皮舞,佟京京的这些业余爱好,多是和意志力、力量有关的。她说,与力量的博弈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之于团队管理也有很多相通之处。

最初组建团队的时候,佟京京就表示,有一个原则很重要:不要排斥比自己强的人。她指的是无论在能力还是资历上,只要比自己强的,她都抱着积极的心态去接纳。虽然她是创始人,但并不介意团队里有“更强大的力量”来带领团队一起前进。

“只要是牛人,我都可以听他的意见,甚至是放权!”佟京京说。

不过,一个稳健的团队同样离不开完善的奖惩机制,并且给真正有能力的人和队友匹配的期权和股权,她坚信,“给予和分享”是公司成立起就很重要的文化,这和创业团队成熟与否并无很大关系。

一路波折却依然踌躇满志地前进,让佟京京对创业有了令人回味的理解:她说,自己曾经在一堂几十人的创业课堂上,仔细地打量过在座的创业者,他们中少有脸色是正常的,他们内心的焦虑写在脸上。这些焦虑来自融资,来自竞争者的挖角,来自监管的恐慌,来自家庭的破裂,来自朋友和合伙人的反目,来自资金链的断裂,来自商业模式验证前的惊恐,来自巨头突然的合纵联横……总之,创业者的内心没有一刻安宁。

她坦言,别看有些人融到了资,其实他们的所谓荣耀与内心的煎熬和翻刀尖的血泪生活完全成正比。要命的是,创业上路前,没有一个人清楚前方究竟是一条什么样的路,等大体知道了,这时已经没有退路了,因为找了合伙人,因为投资人进来了,因为员工已有几百几千,因为无数人的期待,创始人只能带着各种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伤痛继续前行。

所以,创业真的是长跑。“找自己喜欢的事慢慢做,不要让公司估值过高,不要招很多人,不要试图证明自己有多牛,更不要让资本主宰了你。走出自己的节奏,慢慢磨炼自己,反而会轻松一些。”佟京京说。

但创业者都深知,这是一个真正追逐梦想的过程,是和自己对话,放大自己优势,填补自己内心缺陷的过程。假若有一天实现了,就是梦想成真,无怨无悔。

女性创业者,何尝不是如此?